厉水长川

脑洞如山倒,下笔如抽丝。

大岛樱花期正盛,春树堆雪,高洁灿烂。本来只是想拍大岛樱,出门倒是访了不少其他花。这个时候紫叶李已经全谢了,只能看绛红的叶子。山樱花也谢得早。桃花谢得只剩蕊在萼上,幸好还有几棵开得晚的可以看,五片花瓣排得不紧,是柔嫩的粉色,花心颜色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深。珊瑚藤也是粉色,但是花瓣圆圆小小的看起来肉感些。
最早开的宫粉梅已经长叶子了,接着是紫叶李,再下来就是玉兰,花先开看着华贵,长了叶子就枯黄了,看起来也可怜。李花过后是桃花,桃花将谢了就是各色樱花,樱花再谢就轮到羊蹄甲和广玉兰,那个时候就入夏了。木本植物花期短,可惜的春光只在三两天,所以是“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”。
海棠花倒是开得久,西府海棠和贴梗海棠都是,能开两个月。学校里有一株西府海棠,只开三两朵时样子楚楚可怜;一朝等到春风,整树开满花,花威尤盛,叶子都不敢长。
灌木花期就稍久一点。山茶花可以一直开到夏末,红继木也差不多。这两种花看着都很艳,只是山茶清艳,红继木质感像丝绒,华艳。大红的山茶叶子墨绿,底下一定要掉上几朵,看起来倔。红继木是紫红,一般和嫩绿的观叶植物种在一起,大红大绿也亮眼。杜鹃花形状很乱,不好拍,但是颜色真是好,不知道怎么调和出来,就是很抓人,一下看过去看不出花的样子,就是各种深浅的红粉红白,妩媚艳烈。杜鹃和山茶都有点刚烈。
草本植物开得更久,日本鸢尾能开半年,也可能是重庆天气原因。这种花颜色形状都很特别,有意思,吹风的时候,花瓣真有种和纸的风雅姿态。黄金菊就很西式审美,颜色打眼,形状规整,又有几何感,讨喜。还有草丛里长的各色小花,一小片一小片地开。

评论

热度(1)